秋·蝉

凹凸的东西以后在这里发@禅子
现在这里主要就是惊悚/贩罪

就那个……

果然一个号转不过来……已经遭到朋友的吐槽投诉了w,这样,有关凹凸的以后在这个号上发啦 @禅子

【雷祖】神殿与图腾

祭祀雷×神女祖
祖玛是羽蛇神的后裔,部分神女设定来源于尼泊尔的“活女神”
一发完
放心,放心,HE妥妥的
人物属于亲爹,欧欧西属于我

1.
雷德五岁的时候,祖玛被送入了神殿。

她是被当时的大祭司,也就是雷德的父亲亲自选出的羽蛇神的后裔。

雷德所在的国家,认为羽蛇神是至高无上的神明,护佑着国家。神明会派遣一名“神女”作为使者,传达神的旨意,向神祈祷。

雷德第一次看到祖玛时,女孩赤脚走在神殿的红毯上,身上裹着象征着羽蛇神降临的丝绸,绿色的长发散在脑后,白纱遮着她的眼睛,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典雅。

雷德觉得她好漂亮啊,肯定就是上天派下来的神女了。

大祭司在仪式中,将羽蛇神的权杖和神女的祭祀服一起,郑重的交给了祖玛,宣读了她的命运。

当人潮退去之后,雷德奔上前,满脸兴奋的问:“我叫雷德,你叫什么呀?”

祖玛转向他,沉默许久,还是开口道:“……蒙特祖玛。”雷德更开心了,“那,你是不是以后就要住在神殿里啦?”

祖玛明明比雷德还小一岁,却觉得这家伙真像个小屁孩:“……是。”“那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啊?我给你吃水果!”

祖玛把权杖交给一旁的仆人,转身就走。

2.
雷德十二岁时,他的父亲开始要求他学习作为祭祀需要知道的知识,从那时起,他被允许参加每月一次的向羽蛇神祭祀的活动。

雷德不喜欢学习枯燥繁重的祭祀知识,不管是天文星象,山川河岳,龟甲占卜,还是进谏技巧,他统统不喜欢。

雷德的天资很好,非常好,所有的东西他一学就会。但是他的梦想却是做一个普通人,过安安宁宁的生活。

他生活中的一抹亮色,就是蒙特祖玛。

他不知道十一岁的蒙特祖玛竟然腰肢轻软到这个地步,柔腻赤裸的脚踝上套着玉环,轻快的碰撞着石头地面,发出“叮叮”的声响,身上别的绿色轻纱随着动作飘扬舒展,平添一丝仙气,白纱在裹住双眼的同时把绿色的发丝松松的系了个髻,剩余部分就任其垂下,朱红的头饰轻晃,仿佛能抚到雷德的鼻尖,羽蛇神杖上下翻飞,动作精巧优雅,流畅自如。

他看着祖玛出了神。

他记得两人七八岁时,他问祖玛为什么要用白纱遮住眼睛,祖玛说,神女的眼睛不能视凡物,也不能被人看到,所以只能如此。

雷德有些不服于那句“凡物”的同时,也开始向往着祖玛的眼睛。

他想,祖玛的双眸,一定和她的长发一样都是绿色。不过不同的是,她眼睛的绿,一定是比最纯粹的绿宝石还明亮的明亮,比神殿门柱上刻的图腾还古老的古老,眼睫要毛长长的,如果挂上泪珠,简直美的让人窒息。

他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连父亲苛责的眼刀都忽略了,就那样傻傻地看着阳光下耀眼的少女,没想到,这个细小的泛着黄的片段,他竟一帧一帧地,一记就是很多年。

3.
雷德十七岁时,他的父亲将大祭祀的身份传给了他,同年,嘉德罗斯登上至高无上的王位。

雷德很关心祖玛,他知道她臣服于嘉德罗斯,知道她系白纱的柔美面孔转向那年轻的王时会泛红,当然也就知道,她很开心雷德送她的贵族借书卡,知道她看书是是用手指艰难地摸着那一行行小圆点。

雷德记得,那年自己无意中经过训练场,竟看到祖玛在上面练习,上身绑着绷带,动作精炼到位,招招带风,呼吸有力,墨绿的长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

雷德当时觉得自己除了年轻的王和他的亲卫队长格瑞之外就没在武力上服过谁,没想到祖玛这个妹子,动起手来看上去不比自己逊色。

训练场上,祖玛抬手撩了撩被汗水浸透的长发,敏锐地转向雷德这边,“望”了几秒后,向他招手:“过来。”

雷德四下张望了几下,感觉四周好像没别人,就只好讪讪地跑了过去:“祖玛祖玛,你好厉害啊!”

祖玛淡定的背过身去,说:“我的绷带有点松了,帮我系紧点。”雷德愣了几秒,然后脸“轰”一下就炸红了,犹犹豫豫地伸手把绷带解开,勒紧一点,再重新系好。少女保护的几乎完美的肌肤被汗水打湿,隐隐显出的薄薄肌肉轮廓在阳光下反着光。

雷德吞吞口水,为了缓解气氛问祖玛:“要不要我陪你练习对打?”

当天他就后悔的连他爹都快不认识了。

4.
雷德二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开始安排他的婚事。雷德知道了之后说不不不不我不急着结婚,祭祀大业还需要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在想他祭祀的时候祖玛流畅的身姿。

父亲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子,雷德想了想说,典雅,大气,有风度,眼睛要像绿宝石那样的冷美人,哦对,一定要瘦。

雷德文采不咋地,描写祖玛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隔了几天,嘉德罗斯宣召为雷德赐婚,对方是邻国公主,对方为求和送来的。

公主一头黑色波浪长发瀑布一样卷下,雷德就在心里说,啧,没祖玛的有质感;公主身材姣好,雷德就想,嘿,腰还没祖玛细,而且一看就没什么力量;公主冰山气质,但是又不过于疏离,恰到好处,雷德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抖m吧,被祖玛折腾惯了,倒不习惯了;最重要的一点,公主有一双绿色的眼眸,雷德看着出神的想,什么呀,还没祖玛头发有光泽,而且祖玛的眼睛一定比她的美多啦。

直到父亲提醒他,他才反映过来,这是“赐婚”,而不是挑选,为雷德赐婚的,是他所追随的王。

雷德在大殿上茫然地抬起头,逆光看着那个金发的意气风发的王,耀眼又高高在上,随即被父亲摁着向王感恩戴德。

成婚当日,雷德故意把自己灌醉了去神殿后找祖玛,他借着酒劲抱着祖玛一遍一遍的说我喜欢你啊,喜欢的是你啊,老头子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你要不是什么神女就好啦……

祖玛看着这个仍然和孩子似的男人,扶住了他,叹着气说,神女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从神坛上退下之前都不可以。

雷德根本没听,迷迷糊糊的挂在她身上反复唠叨着。祖玛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有举火把的人,想着八成是找他的,就松手让那家伙趴地上了,离开前神色有些黯然。

5.
雷德二十五岁那年,上天作孽,黄沙漫天,阴风怒号,巨龙一样席卷一切,农作物、房屋,甚至是人,都被高高卷起再狠狠扔下。

雷德的父亲作为前任大祭司做了最后一次占卜,告诉嘉德罗斯说,神女是一切的根源,因为神女不再纯洁,羽蛇神发怒了,要我们付出代价。

嘉德罗斯果断下令把神女打入地牢,严加看守。

雷德却以大祭司之名,进入了地牢,然后就一屁股坐在祖玛的牢房前,也不在乎黑色的烫金滚边祭祀服有多贵重。

被铁链锁住的祖玛抬头仿佛是瞥了眼雷德,就不再理他了。雷德说,他才不信灾难是一个人带过来的,肯定弄错了,他回头再占卜几回,向羽蛇神求个情什么的,说不定就好了呢,你别担心。

听不了雷德的絮絮叨叨,祖玛打断他,说,你不是要看我的眼睛吗,有机会的话,我就让你看一次。雷德一下子被惊得目瞪口呆,愣了半晌,才说,好,那你在让我看之前,可千万别出事啊。

祖玛定定地听着雷德远去的脚步,苦笑,神女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如果爱上了,就必将遭受神罚。

6.
当今天的第三个卫兵企图告假溜走时,雷德终于发觉了不对劲,他一把逮住那个士兵:“你去干什么?”

卫兵被下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今天不是神女要被火刑了吗,就想去凑个热闹,大祭司您不屑去看我是有点想去……话还没说完,雷德就扔下士兵跑了,急得连鞋都没换。

士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怎么跑的比我还快,想着也跟上去了。

雷德到达刑场时,行刑的火已经点起来了,当雷德闯过高喊着“妖女”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时,焰苗已经快舔舐到祖玛的脚心了。

这时祖玛正拼尽全力好像疯了一样挣扎着,不一会竟然真的抽出了一条胳膊,她气喘吁吁的抓住头上的白纱,将其扯了下来。

雷德刚好看到那一幕。

白纱被高高的火焰吞噬殆尽,祖玛抬起头,二十年来第一次露出眼睛。那双眼睛和雷德想象中一样,比最纯粹的宝石还明亮,蕴含着神殿图腾般的古老,等其被跳动的火焰蒸腾得蕴含了些水汽,小水珠就挂在了睫毛上,美丽的惊人。

雷德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

“妈妈,妈妈,最后祭祀哥哥和神女姐姐怎么样了呀?”肉嘟嘟的小男孩扯着母亲的衣袖,碧绿的眼中闪着好奇的光。

“最后啊,”翠色头发的母亲站起身,为男孩掖好被子,“祭祀哥哥拼了命把神女姐姐救出来,因为神女姐姐的眼睛被看到了,她就不再是神女了,然后他们逃到小镇上,更名改姓,好好生活。”

“噢……”小男孩未免有些遗憾,“最后的结局也太平淡了吧,我还以为会是羽蛇神降临扫荡皇宫什么的呢!”

“你现在还不懂,”母亲低头吻了吻男孩的额头,“轰轰烈烈的是爱情,平平淡淡的才是真情。”她把橘黄色的床头灯关上,“好了,故事讲完了,睡吧,晚安。”

当她轻轻关上孩子的房门时,回头却撞上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偷听故事,你几岁了?”高大的红发男人笑笑,“故事结束了?”“没结束,”她的话意有所指,“这不还在继续吗?”

“对啊,还在继续呢。”

超轻粘土真是种好东西……

做得腰疼……

不说了!觉哥他真帅!!!

【凹凸世界/HPparo】你是我的星光(2)

#对上次忘记说了,艾比和艾米姐弟俩是拉文克劳
#教授一般遵循原著,但是草药学教授是纳威
#再说一遍,本文主cp瑞金,其他待定(可能安雷)

OK正文
————————
开学第一节魔药课永远是制作简单但是爆炸力惊人的咳嗽药水,两人协作的时候紫堂一直提心吊胆,半点不敢让金把材料往里乱放,要是把坩埚炸掉那就成功的在开学第一天为格兰芬多光明的扣上二十分了。

“不错嘛,”斯拉格霍恩教授挺着圆滚滚仿佛怀胎六个月的肚子,笑眯眯地看了看紫堂幻交上去的玻璃瓶,“你是紫堂家的孩子?就是进了格兰芬多的那个?不错不错,潜力不错。”

紫堂被那老狐狸盯得浑身不舒服,他虽然对那个传闻中的“鼻涕虫俱乐部”有所了解,但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进了格兰芬多的事情在一个晚上传遍了啊!准是他那两个哥哥干的吧!至于吗!

紫堂心中怒吼着,然而现实只允许他扯出一个笑,虚弱地道:“谢谢……教授。”
…………
而海格的神奇生物课,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

“嘿,来看看我找到了什么?”海格领着一众小动物走到一篇栅栏前,搓着双手,甲壳虫似的眼睛亮晶晶的。

紫堂幻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那是两只小小的,纯金色的,毛茸茸的还没长角的独角兽,挤在一起蜷成了小小的一团,圆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面前的陌生来客。

紫堂幻在书中读过独角兽,他确定那就是幼年时期的独角兽幼崽。

海格咧嘴看着惊讶地抽气不断的小动物们,十分满意他们的反映,他朗声道:“我昨天在禁林里找到了这两只独角兽幼崽,他们的母亲似乎死于难产,我就把他们带了回来。”

他说着调皮的挤挤眼:“我本来准备了弗波罗毛虫作为开学第一课,但是谁让我有一个惊喜呢,反正期末试题是由我来出的,对吧?”他的嘴在乱糟糟的大胡子下微笑着,“我想,你们一定很希望试着亲手把这两只独角兽养大。”

“养大?”紫堂幻忍不住叫了出来,“你疯了吧,教授!独角兽可是对生存环境非常挑剔的啊!”

“哦哦哦,我知道,”海格摆了摆手,“但是我们没有其它办法,不是吗?而且,独角兽在成长过程中会发生非常神奇的变化,他们会先长出毛茸茸的小角,是软的,然后他们会脱毛,把金色的毛彻底换成纯白色,在之后角会慢慢长大、变硬,”他满脸憧憬,“那简直太美好了。而且他们中途脱落的毛是一种非常、非常珍贵的魔药材料,我想斯拉格霍恩教授应该会非常乐意收藏一些。”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接触独角兽了,”海格说着,慢慢打开了栅栏,“我们很幸运,因为独角兽在幼年时期的警惕是最低的,这时我们可以和他们接触,”他用一只强壮的胳膊拦住小动物们,“但是他们仍然比较喜爱女性的抚摸,所以——”他严肃的点点头,“女士优先。”

“那教授,为什么你能把他们带回来呢?”金很敏感的发现了这一点。

“因为我的血统——”海格仍然笑吟吟的,“我的血统让我对野生的生物们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他们不会攻击我。”他解释的很笼统,海格是混血巨人,他有一半巨人血统,巨人来自于森林,他会让所有生物都不惧怕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自由穿行于禁林之中而毫不畏惧,甚至马人也对他礼让三分。

“哦……这样啊……”金说着就行动了,他像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栅栏,蹲下身伸手就去抚摸小独角兽。

“啊……笨蛋……”紫堂幻痛苦的转过了脸,他就知道,这家伙又没好好听讲。

海格愣了一秒,然后他怒吼起来:“小子,你在干什么!”

小动物们的抽气声此起彼伏,不少胆小的女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还害怕地捂住了眼睛。

下一秒,金笑眯眯的抚摸着独角兽背上的毛,什么也没发生,一只小独角兽甚至仰起头,用鼻子碰了碰金的手,好像在嗅着什么,一派祥和景象。

这副场面,足以让紫堂当场碎眼镜,并让几乎所有小动物直接把眼珠子扔在地上了。“开玩笑的吧……”紫堂膛目结舌,“他……怎么可能啊……”

海格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你是不是在一些离自然比较近的地方长大的?”“是啊,”金仰起脸回道,“我和我姐从小在森林里长大的。”“哦……”海格若有所思,“那就怪不得了……”
…………
去吃午饭的路上,紫堂一直在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金。

金感觉自己浑身发毛:“怎么了?我身上掉虫子了?”“金,”紫堂好奇的问,“当时你怎么一下子就冲上去摸小独角兽啊,教授不是说,他们比较抗拒男性的抚摸吗?”“啊?你说那个啊,”金挠了挠头,“海格教授当时不是说,有人的血统特殊,我就想,万一我也有特殊血统呢?”

紫堂转过脑袋,他不想让金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啊……原来不是没听课,是脑回路清奇的缘故啊……”
————————

【凹凸世界/HPparo】你是我的星光(1)

#校园向,可能会写到毕业后
#主cp瑞金,其他待定
#金:格兰芬多
紫堂幻:格兰芬多
格瑞:斯莱特林
凯莉:斯莱特林
鬼狐天冲:斯莱特林
安迷修:格兰芬多
雷狮(海盗团):斯莱特林
嘉德罗斯:格兰芬多
雷德:格兰芬多
蒙特祖玛:格兰芬多
丹尼尔:校长
#时间线在大战之后,和原著人物关联较少,可能会有hp的小彩蛋哟
#没错格瑞是斯莱特林我要搞事情你来咬我呀

———————

“喂,格瑞,今天可是一年级的小鬼头的分院仪式呐,你不去吗?”凯莉像鬼魂一样从格瑞身后冒了出来。

“还有两个小时,我要写完魔药论文再去。”格瑞坐在公共休息室的软椅上,连头也懒得抬。

“还有三天才交论文呢,我才不想写魔药论文,难得要死!”凯莉撇撇嘴,见格瑞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只得自己离开了。
…………
灯火通明的大礼堂中,分院仪式。
“紫堂幻”

“格兰芬多!”

“金”

“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长桌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欢呼和掌声,金脸红一直红到了耳朵尖,放下分院帽就跑了下去。

“欸,格瑞,一直在看格兰芬多的谁啊,难道是嘉德罗斯?”雷狮显然并没有只专心于他的牛排。“不关你的事。”

整个晚宴,格瑞没再抬过一次头。
…………
“格瑞,你陪我聊一会天嘛……”凯莉眨着眼装可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着于让我陪你聊天,但我没有兴趣。”“切,”凯莉眼珠转了转,随即笑道,“雷狮那家伙看不出你在看谁,我可不傻,”她凑近了格瑞,用悄悄话的语气道,“是那个叫金的一年级小鬼头吧?”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格瑞握着羽毛笔的手一顿。“欸,我又不傻,”凯莉见状,心满意足的欠了欠身,站了起来,“我只是劝你一句……”她脸上的笑容在绿色的火光中显得格外阴冷,“别让他离你太近,不然他和你都可能葬身蛇窝……连渣都不剩。”

她快走到宿舍区时,突然转过头,离开壁炉摇曳的火光,这时她又显得俏皮起来:“我可能多虑了,嘛……毕竟,你是个斯莱特林。”
…………
“哇塞,紫堂,这里就是寝室?”被丰富的晚餐撑得直打嗝的金看到散发着温暖的橙黄色光芒的火炉和大红色的四柱软床,两眼都直了。

“嗯,是的,”紫堂幻笑笑,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我会被分到格兰芬多,毕竟紫堂家世代都是斯莱特林,”他顿了顿,“我……可能会被家族排斥吧。”

“什么嘛,紫堂你明明是超——级好的一个人啊!再说了,格兰芬多有什么不好,象征着勇气于力量!”懒洋洋躺在床上的金说到这里,还用右手做出了一个举宝剑的动作,“再说了,斯莱特林难道比格兰芬多还好吗?”

“金,”紫堂幻沉默了一阵,突然问道,“你不是巫师出身,对吗?”

金从床上翻身起来,莫名其妙地道:“对啊,怎么了?”

“啊……那也难怪你会问出这种问题了……”紫堂幻垂着眸子,叹了口气,“在许多巫师眼中,斯莱特林是很可怕的,许多黑巫师,黑魔法都出自斯莱特林。那里大多是纯血巫师,关系网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笑了笑,“所以,我被分进格兰芬多挺好的。”

“哦……”金躺回床上,把被子拉了上来,小声嘟囔着,“那格瑞在哪个学院呢……”

紫堂坐在床上,动动嘴角:“看来……这家伙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啊……”
————————
金和紫堂是一年级,其他人酌情而定√
原著中格兰芬多寝室应该有五个人,这里变成了两个,以后会说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