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蝉

突如其来的脑洞
贩罪全员学院PA
我就……觉得好带感
于是在期末前作了个大死
我考完试接着画|・ω・`)
挺喜欢这个,想画条漫

【教程】我是如何在lof用图链的

hesa:

大家都知道在lof开车不易,我惯用方式就是做图链,那怎么做图链呢,有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会,今天我就来教给大家。

以前我都用zine做图片,现在靠不住了,天天被查,还得靠wps。大家写完以后打开wps,排版以后把文字保存成图片。

然后打开qq空间,建立一个私人相册,不对外公开上锁的那种,传成原图模式。

打开你的空间,点开刚上传的那张图,电脑上有一个“查看原图”,点开后就会出现这张图片的链接,复制下来。

用电脑就很方便,直接在lof点超链接。
或者打开wps的超链接功能,输入地址,上面输入你想显示的文字,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蓝色文字超链接,接下来复制粘贴到lof就好了。

但是很多人都是用手机的,手机怎么办呢。


【最新更新】


经过研究,手机无法查看qq空间及微博图片源链接,只能依靠电脑查看。


想出了一个办法,百度图床,把图片传上去,也可以获得图片链接,但是lo主没有测试过长期稳定性,所以不知道时效性如何,但是对不愿意麻烦的朋友可以一试。

你现在有了图片的链接,接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一串代码。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要放的链接" >链接说明文字</a>




为了方便手机党我把代码在评论区放几次



用这个就行了,还可以直接代替用word进行修改链接名字的功能,可以说十分方便了。

没了,大家开车愉快。




【允许转载】


【2017.11.29日   19:00更新】



【雷祖】神殿与图腾

祭祀雷×神女祖
祖玛是羽蛇神的后裔,部分神女设定来源于尼泊尔的“活女神”
一发完
放心,放心,HE妥妥的
人物属于亲爹,欧欧西属于我

1.
雷德五岁的时候,祖玛被送入了神殿。

她是被当时的大祭司,也就是雷德的父亲亲自选出的羽蛇神的后裔。

雷德所在的国家,认为羽蛇神是至高无上的神明,护佑着国家。神明会派遣一名“神女”作为使者,传达神的旨意,向神祈祷。

雷德第一次看到祖玛时,女孩赤脚走在神殿的红毯上,身上裹着象征着羽蛇神降临的丝绸,绿色的长发散在脑后,白纱遮着她的眼睛,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典雅。

雷德觉得她好漂亮啊,肯定就是上天派下来的神女了。

大祭司在仪式中,将羽蛇神的权杖和神女的祭祀服一起,郑重的交给了祖玛,宣读了她的命运。

当人潮退去之后,雷德奔上前,满脸兴奋的问:“我叫雷德,你叫什么呀?”

祖玛转向他,沉默许久,还是开口道:“……蒙特祖玛。”雷德更开心了,“那,你是不是以后就要住在神殿里啦?”

祖玛明明比雷德还小一岁,却觉得这家伙真像个小屁孩:“……是。”“那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啊?我给你吃水果!”

祖玛把权杖交给一旁的仆人,转身就走。

2.
雷德十二岁时,他的父亲开始要求他学习作为祭祀需要知道的知识,从那时起,他被允许参加每月一次的向羽蛇神祭祀的活动。

雷德不喜欢学习枯燥繁重的祭祀知识,不管是天文星象,山川河岳,龟甲占卜,还是进谏技巧,他统统不喜欢。

雷德的天资很好,非常好,所有的东西他一学就会。但是他的梦想却是做一个普通人,过安安宁宁的生活。

他生活中的一抹亮色,就是蒙特祖玛。

他不知道十一岁的蒙特祖玛竟然腰肢轻软到这个地步,柔腻赤裸的脚踝上套着玉环,轻快的碰撞着石头地面,发出“叮叮”的声响,身上别的绿色轻纱随着动作飘扬舒展,平添一丝仙气,白纱在裹住双眼的同时把绿色的发丝松松的系了个髻,剩余部分就任其垂下,朱红的头饰轻晃,仿佛能抚到雷德的鼻尖,羽蛇神杖上下翻飞,动作精巧优雅,流畅自如。

他看着祖玛出了神。

他记得两人七八岁时,他问祖玛为什么要用白纱遮住眼睛,祖玛说,神女的眼睛不能视凡物,也不能被人看到,所以只能如此。

雷德有些不服于那句“凡物”的同时,也开始向往着祖玛的眼睛。

他想,祖玛的双眸,一定和她的长发一样都是绿色。不过不同的是,她眼睛的绿,一定是比最纯粹的绿宝石还明亮的明亮,比神殿门柱上刻的图腾还古老的古老,眼睫要毛长长的,如果挂上泪珠,简直美的让人窒息。

他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连父亲苛责的眼刀都忽略了,就那样傻傻地看着阳光下耀眼的少女,没想到,这个细小的泛着黄的片段,他竟一帧一帧地,一记就是很多年。

3.
雷德十七岁时,他的父亲将大祭祀的身份传给了他,同年,嘉德罗斯登上至高无上的王位。

雷德很关心祖玛,他知道她臣服于嘉德罗斯,知道她系白纱的柔美面孔转向那年轻的王时会泛红,当然也就知道,她很开心雷德送她的贵族借书卡,知道她看书是是用手指艰难地摸着那一行行小圆点。

雷德记得,那年自己无意中经过训练场,竟看到祖玛在上面练习,上身绑着绷带,动作精炼到位,招招带风,呼吸有力,墨绿的长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

雷德当时觉得自己除了年轻的王和他的亲卫队长格瑞之外就没在武力上服过谁,没想到祖玛这个妹子,动起手来看上去不比自己逊色。

训练场上,祖玛抬手撩了撩被汗水浸透的长发,敏锐地转向雷德这边,“望”了几秒后,向他招手:“过来。”

雷德四下张望了几下,感觉四周好像没别人,就只好讪讪地跑了过去:“祖玛祖玛,你好厉害啊!”

祖玛淡定的背过身去,说:“我的绷带有点松了,帮我系紧点。”雷德愣了几秒,然后脸“轰”一下就炸红了,犹犹豫豫地伸手把绷带解开,勒紧一点,再重新系好。少女保护的几乎完美的肌肤被汗水打湿,隐隐显出的薄薄肌肉轮廓在阳光下反着光。

雷德吞吞口水,为了缓解气氛问祖玛:“要不要我陪你练习对打?”

当天他就后悔的连他爹都快不认识了。

4.
雷德二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开始安排他的婚事。雷德知道了之后说不不不不我不急着结婚,祭祀大业还需要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在想他祭祀的时候祖玛流畅的身姿。

父亲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子,雷德想了想说,典雅,大气,有风度,眼睛要像绿宝石那样的冷美人,哦对,一定要瘦。

雷德文采不咋地,描写祖玛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隔了几天,嘉德罗斯宣召为雷德赐婚,对方是邻国公主,对方为求和送来的。

公主一头黑色波浪长发瀑布一样卷下,雷德就在心里说,啧,没祖玛的有质感;公主身材姣好,雷德就想,嘿,腰还没祖玛细,而且一看就没什么力量;公主冰山气质,但是又不过于疏离,恰到好处,雷德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抖m吧,被祖玛折腾惯了,倒不习惯了;最重要的一点,公主有一双绿色的眼眸,雷德看着出神的想,什么呀,还没祖玛头发有光泽,而且祖玛的眼睛一定比她的美多啦。

直到父亲提醒他,他才反映过来,这是“赐婚”,而不是挑选,为雷德赐婚的,是他所追随的王。

雷德在大殿上茫然地抬起头,逆光看着那个金发的意气风发的王,耀眼又高高在上,随即被父亲摁着向王感恩戴德。

成婚当日,雷德故意把自己灌醉了去神殿后找祖玛,他借着酒劲抱着祖玛一遍一遍的说我喜欢你啊,喜欢的是你啊,老头子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你要不是什么神女就好啦……

祖玛看着这个仍然和孩子似的男人,扶住了他,叹着气说,神女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从神坛上退下之前都不可以。

雷德根本没听,迷迷糊糊的挂在她身上反复唠叨着。祖玛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有举火把的人,想着八成是找他的,就松手让那家伙趴地上了,离开前神色有些黯然。

5.
雷德二十五岁那年,上天作孽,黄沙漫天,阴风怒号,巨龙一样席卷一切,农作物、房屋,甚至是人,都被高高卷起再狠狠扔下。

雷德的父亲作为前任大祭司做了最后一次占卜,告诉嘉德罗斯说,神女是一切的根源,因为神女不再纯洁,羽蛇神发怒了,要我们付出代价。

嘉德罗斯果断下令把神女打入地牢,严加看守。

雷德却以大祭司之名,进入了地牢,然后就一屁股坐在祖玛的牢房前,也不在乎黑色的烫金滚边祭祀服有多贵重。

被铁链锁住的祖玛抬头仿佛是瞥了眼雷德,就不再理他了。雷德说,他才不信灾难是一个人带过来的,肯定弄错了,他回头再占卜几回,向羽蛇神求个情什么的,说不定就好了呢,你别担心。

听不了雷德的絮絮叨叨,祖玛打断他,说,你不是要看我的眼睛吗,有机会的话,我就让你看一次。雷德一下子被惊得目瞪口呆,愣了半晌,才说,好,那你在让我看之前,可千万别出事啊。

祖玛定定地听着雷德远去的脚步,苦笑,神女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如果爱上了,就必将遭受神罚。

6.
当今天的第三个卫兵企图告假溜走时,雷德终于发觉了不对劲,他一把逮住那个士兵:“你去干什么?”

卫兵被下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今天不是神女要被火刑了吗,就想去凑个热闹,大祭司您不屑去看我是有点想去……话还没说完,雷德就扔下士兵跑了,急得连鞋都没换。

士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怎么跑的比我还快,想着也跟上去了。

雷德到达刑场时,行刑的火已经点起来了,当雷德闯过高喊着“妖女”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时,焰苗已经快舔舐到祖玛的脚心了。

这时祖玛正拼尽全力好像疯了一样挣扎着,不一会竟然真的抽出了一条胳膊,她气喘吁吁的抓住头上的白纱,将其扯了下来。

雷德刚好看到那一幕。

白纱被高高的火焰吞噬殆尽,祖玛抬起头,二十年来第一次露出眼睛。那双眼睛和雷德想象中一样,比最纯粹的宝石还明亮,蕴含着神殿图腾般的古老,等其被跳动的火焰蒸腾得蕴含了些水汽,小水珠就挂在了睫毛上,美丽的惊人。

雷德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

“妈妈,妈妈,最后祭祀哥哥和神女姐姐怎么样了呀?”肉嘟嘟的小男孩扯着母亲的衣袖,碧绿的眼中闪着好奇的光。

“最后啊,”翠色头发的母亲站起身,为男孩掖好被子,“祭祀哥哥拼了命把神女姐姐救出来,因为神女姐姐的眼睛被看到了,她就不再是神女了,然后他们逃到小镇上,更名改姓,好好生活。”

“噢……”小男孩未免有些遗憾,“最后的结局也太平淡了吧,我还以为会是羽蛇神降临扫荡皇宫什么的呢!”

“你现在还不懂,”母亲低头吻了吻男孩的额头,“轰轰烈烈的是爱情,平平淡淡的才是真情。”她把橘黄色的床头灯关上,“好了,故事讲完了,睡吧,晚安。”

当她轻轻关上孩子的房门时,回头却撞上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偷听故事,你几岁了?”高大的红发男人笑笑,“故事结束了?”“没结束,”她的话意有所指,“这不还在继续吗?”

“对啊,还在继续呢。”

超轻粘土真是种好东西……

做得腰疼……

不说了!觉哥他真帅!!!